中文 (中国) 日本語
24.7 C
Tokyo
星期一, 6月 17, 2024
中文 (中国) 日本語

琥珀与水晶—贵妃醉清酒

Must read

本剧本经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注册版权,欢迎联络洽谈
(版权注册号码 610000204318)

(电影故事)
作者: 芹川维忠

  内容提示:
中国唐朝天宝十五年间(公元756年),农历六月中旬“安史之乱”,都城长安被乱军所破。杨贵妃罹难复活,幸得遣唐使相救,悄然东渡日本;客居山口县大津郡(现・长门市)久津地方,情系皇室将门知音,悉心切磋清酒文化。时逢东瀛动荡,贵妃出谋襄助“孝谦”女天皇平息叛乱,为中日友善史册增添了一段浪漫而离奇的传说。

主要人物:

杨玉环——唐朝皇帝之爱妾杨贵妃
唐玄宗——第七代大唐君主李隆基
高力士——大宦官,皇宫重臣
谢阿蛮——宫廷舞姬,贵妃贴身侍女
马仙期——宫廷乐师,阿蛮情人
鱼得水——贡酒押运官,祖传名匠

藤原刷雄——日本遣唐使团要员
孝谦天皇——日本第六位女天皇
藤原仲麻吕——辅皇叛皇,大忠大奸
藤原丰成——叛军将领之一

(一)

  公元756年夏秋之交。
华夏大唐,江南水乡。稻田毗邻绵延,绿禾随风泛浪。
一轮旭日喷薄而出。大运河波光潋滟,南来北往舟楫如织;远方水天之际,“扬州”名城遥遥在望——
(特写)“贵妃醉酒”五彩图案浮雕的绍兴酒大酒坛。
镜头缓缓拉开,一艘来自浙江紹興的进贡航船,顺风顺水哗哗前行;宽敞的船板上花雕酒坛排列整齐,彩色缤纷。只见一名押运官员如鱼得水似的昂立船首,畅怀远眺。他的名字就叫“鱼得水”。
突然,岸上有一队官兵策马扬鞭,呼啸而来;领头的大声喝住运河里的船只,责令速速靠岸,说是奉命搜捕逃犯。
一见那进贡航船靠近了河岸,官兵们不禁嗷嗷大叫,纷纷跃入船舱,个个怒目圆睁,看到了“贵妃醉酒”花雕酒坛举棍便砸。任凭鱼得水等慌忙阻拦,兵丁照砸不误。
船工中有人顿足高叫:“哎哟!坏了坏了,这可都是进贡朝廷的花雕名酒哇……”
鱼得水更是痛心疾首地喊道:“啊!阿弥陀佛——,可怜这《贵妃醉酒》……说的是当朝杨贵妃呀!”
谁知兵丁们好比火上浇油:“呸!俺砸的就是杨贵妃!”
嘭!嘭!嘭……,酒坛破碎,酱黄色的酒液哗哗直冒,溢出船舱,流入江河。阳光下,见那酒液耀眼,如同琥珀;一旦混入河水,其色彩斑斓,变化无穷……。
姿色多变的“琥珀”在水中飘舞,荡漾自如的背景里,本剧片名《琥珀与水晶》(职演员表)由远而近推向亲爱的读者——

(二)

  扬州城郊。一栋独家独院的清静住宅。
杨贵妃端坐厅堂,满脸憔悴之色。一旁是宫廷舞姬谢阿蛮,正在煮水沏茶,忙碌伺候;另一旁是宫廷乐师马仙期,身背着器乐而手执佩剑,警觉四顾。只见贵妃此时频频咳嗽,苦不堪言;她伸手抚摸着喉部,眉宇紧锁,眼前浮现出了那终身难忘的可怕一幕:
山西“马嵬坡驿站”——
尘烟滚滚,马蹄声急,安禄山叛乱军队一路追杀而来;
慌忙奔逃的唐玄宗与杨贵妃一行躲进驿站,惊魂未定;
禁军统领陈玄礼提着杨国忠首级,逼迫皇上赐死贵妃;
大宦官高力士临危不惧巧举白练,化解一场弑君大祸!
——手捧白练的杨贵妃,为大局所逼迫,在驿站佛堂悬梁赴死。浓雾飘移,残月当空,一场兵变随之化解。所幸白练有诈,贵妃一息尚存;被贴身忠仆救出险境,星夜潜行,逃奔扬州。

(三)

  扬州名城,商铺满街,一派繁华景象。
日本遣唐使团一行,在回国复命途中路经扬州水陆码头。使团副使节名叫藤原刷雄,他带着团队沿街走来。全队服饰划一,步伐整齐,赢得了众多市民的眼光。聚集街旁的人群,纷纷驻足,猎奇翘望。
人群中一名绅士模样的长者,神色慌张地急急赶路;他突然眼睛一亮,几个快步靠近藤原刷雄,拱手施礼道:“敢问使节,可识老朽?”
藤原细看对方被长袖挡住的半个脸面,大吃一惊,顺手将他拉入队列,边走边说:“您,您这不是专管外务的杨昢大臣吗?……杨家大难,如何是好?”两人转身移步僻静之处,悄声细语,共商良策。

此时此刻,谢阿蛮也在扬州城里寻访名医妙药,一步跨进了金字招牌的“同春堂”大药铺。阿蛮东瞧西望,发现药铺掌柜与一名顾客谈兴正浓,好奇地上前细听,居然被口若悬河、熟谙医道的这名顾客牢牢吸引。原来那顾客竟是鱼得水,因贡酒酒坛被官兵猛砸时受了误伤,也正在此寻医求药。
鱼得水和药铺掌柜的交谈之间句句行话,看来医术十分精通,让阿蛮心中琢磨着如何借他这一技之长。谢阿蛮从容大方,巧于搭讪,借口“家中老人有恙”,恳盼医道行家“义举善为”。鱼得水见药铺掌柜正忙里忙外,也就欣然允诺,起身便走。

(四)

  杨贵妃在郊外密宅盼等阿蛮,心绪难宁。阿蛮闪身进门,快步趋前禀报此次求医巧遇。
守门的马仙期,引领鱼得水相继而入。鱼得水多年来往江湖,通晓礼仪,拜见贵妃。贵妃低眉侧身咳嗽不息,鱼得水见了若有所悟,不慌不忙取出祖传秘方,用随身所备“花雕金酒”调制药液,自己先尝一勺,安然交与阿蛮。
贵妃从阿蛮手里接过药酒,缓缓抿上一口,顿觉咽喉舒爽;再抿数口,立时通体畅快。啊,真神了!自马嵬坡以来,还没有过如此甘甜快意,贵妃欣然从身上取下一个锦绣香囊,交阿蛮赠与这位神药奇客。
鱼得水接过香囊,大喜过望,情不自禁地从自己的贴身之处也取
出一件几乎同样的锦绣香囊。谢阿蛮和马仙期在一旁见了,也是四目
相对,惊喜异常。阿蛮心细如针,伸手指着鱼得水身藏的香囊,不禁问道:
“咦!你这宝物,从何而来?”
“当年家父护酒进贡,皇上恩赐香囊。传家至宝,今朝成双!”
鱼得水手捧香囊,激动万分;他此刻已然心知肚明,立即跪倒在地,大礼叩拜眼前的贵妃娘娘;誓以祖传医术报答皇恩,就此随行,照应不止。
贵妃十分慰籍,面对香囊,睹物思亲,浮现往日长安胜景:
京城腹地,华清池畔。
唐玄宗与杨贵妃对酌“花雕金酒”;
杨贵妃借酒曼舞,婀娜多姿;
唐玄宗击鼓助兴,醉步大摇;
杨贵妃亦舞亦歌,“霓裳羽衣曲”飘向天际——

杨贵妃心声回荡:歌舞升平时
美酒醉人痴
仁和山川秀
甘苦今方知

(五)

  扬州城内“同春堂”大药铺。
鱼得水带谢阿蛮前来配方,坐于柜台一边等着取药。
恰巧杨昢陪同藤原也来此采办渡海返日所需药物。杨昢刚一进铺就认出了阿蛮,两人又惊又喜。
双方心照不宣,四人从药铺后门鱼贯而出,至运河旁的隐蔽处悄悄细语—–
阿蛮绘声绘色,喜述贵妃康复奇迹;
藤原审时度势,提议娘娘东渡避难;
鱼得水报皇恩,誓言此行同舟共济;
杨昢颇有感悟,亟待启奏圣驾定夺。

郊外密宅。杨昢等人接踵而至,拜见贵妃,悲喜交集。
众口一致,纷纷劝慰贵妃一同东渡日本。贵妃心中难分难舍唐皇玄宗。蚕眉紧锁,犹豫不决。
此刻,宅外喧嚣四起,惊悉追兵将至。藤原刷雄当机立断,恳请众人暂且移住遣唐使团扬州驿馆,择日见机而行。贵妃颔首应允,大家分头离去。谢阿蛮和马仙期快快将贵妃化装成年迈农妇模样,酷似儿女陪同出行,最后离开了密宅。

扬州古城一片骚乱,追兵处处可见。骑在马上的一名将官异常眼尖,从四散奔逃的市民中认出了杨昢,不由分说,下令兵丁即行将其绑走。此番意外遭遇,正被远处的藤原瞧见,他顿足悔恨应急不及。

遣唐使团驻地,两名日本和尚手执念珠,伫立门外守卫。
驻地宅院,简洁雅致。相比城中闹市,此处较为静谧。陆续前来汇合的避难之人,仿佛劫后余生,禁不住额手相庆。
此刻,匆匆进宅而来的藤原刷雄一脸肃然,轻声叹道:“唉——杨昢大人不……不幸被捕,都说凶多吉少呀!”
“啊?!”贵妃大惊失色,几乎晕倒,阿蛮急忙紧紧搀扶。
藤原见状,适时开导:“贵妃娘娘哦,杨大人遭难,追兵岂不顺藤摸瓜?为今之计,当断则断,东渡扶桑,以图万全。”众皆释然,纷纷称是。唯独杨贵妃默默无语,愁眉不展。
乐师马仙期揣度贵妃心思,自告奋勇,愿设法去向皇上禀报行止。扶着贵妃的阿蛮热泪盈眶,点头赞许。一旁的鱼得水也觉丝丝鼻酸。
贵妃别无退路,含泪仰天叹道:“皇上恕罪,臣妾无奈——!”

(六)

  扬州大运河码头。
遣唐使团返日船队升帆待发。
贵妃、阿蛮、鱼得水等人在船上扬手致意。
马仙期身背行囊,站立岸边,挥泪无语——
呜!呼呼——!
海螺声声,长风习习。
鼓鼓的船帆,飘向水天一线。

藤原刷雄将杨贵妃等请进船队主船的大舱之内,舱体宽敞,陈设清雅。
贵妃神情怆然,低声吟唱:(李白诗句)
孤帆远影碧空尽,
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阿蛮翩翩起舞,喃喃念道:(王勃诗句)
落霞与孤鹜齐飞,
秋水共长天一色。
藤原击掌相和,脱口而诵:(李白诗句)
长风破浪会有时,
直挂云帆济沧海。
鱼得水触景生情,有感而发:(鱼得水自创)
花雕金酒天天醉,
遥祝吾皇万万岁!

(七)

  东海茫茫,夜色重重。
遣唐使团返日船队乘风破浪,疾速前行。
贵妃在船舱里挑灯沉思,面带倦色。阿蛮进舱送来果品,但贵妃微微摇头,毫无食欲。
藤原进舱,欲言又止,阿蛮见状退去。藤原见舱外起风,立即解下身披的斗篷,举到贵妃背后。贵妃起立转身,接过斗篷轻轻披回了藤原背上,笑道“你瞧你,舱外走动,岂不更冷!”,一边躲开藤原那满目爱恋之光,一边正色道:“敢问副使,何日可抵东瀛?何时可见孝谦女天皇?”
“月圆之时可抵东瀛。望贵妃保重玉体!”藤原轻声告慰。
“保重?如之奈何……”贵妃欲言又止。
舱外海风大作,船身摇晃不已。贵妃猝不及防,一个趔趄险些扑地;藤原眼明手快,上前一把扶住了仰身而倒的金玉之体……。
“啊哟!小心走好哇——”阿蛮大呼小叫着引领鱼得水进舱而来,两人各自手提热气腾腾的茶具、酒壶等。
鱼得水站稳马步,叩见贵妃娘娘,一边手指酒壶说道,这是按古传秘方泡制的“补气养血花雕金酒”,轻轻放置贵妃桌前。
贵妃不觉兴致大振,乐道:“哎哟,补气养血,琼浆玉液哦!来来来,尔等也都一并入席吧——”阿蛮无拘无束,连笑带推,让鱼得水先行就座。藤原尴尬了片刻,正好融入眼前这愉悦的氛围。
真可谓:患难之时,主仆无忌。畅怀举杯,君臣同乐。
贵妃欣然对饮,不输须眉。藤原一展豪情,连干八杯,竟让鱼得水甘拜下风。贵妃大喜,突然问鱼得水:“好你个酿酒大师,到了东瀛,也能得此美酒吗?”
鱼得水和藤原,加上阿蛮,异口同声道:“能!一定能!”

(八)

  日本濑户内海海岸,鼓声大作,一片喜庆。
藤原仲麻吕大将军气宇轩昂地站立岸边,奉孝谦女天皇旨意前来接驾大唐杨贵妃。大将军身后一排仪仗队,以皇室礼仪隆重鸣炮,迎迓杨贵妃一行登岸。
仲麻吕大将军上前施礼,杨贵妃谨表谢意。鼓乐声中,车轿徐行,马队殿后,浩浩荡荡向着青山绿水间的迎宾驿馆而去。
在行至驿馆的路上,藤原刷雄悄声向贵妃禀告:藤原仲麻吕就是他父亲,现正辅佐孝谦女天皇主持大政。
杨贵妃莞尔一笑,轻声道:“哦,将门无犬子,果然非寻常!”
突然,前方尘土飞扬,一匹快马迎面奔驰而来,马上信使穿过边道,直达大将军旗下,将一封急件呈交校官——
“叛军骤乱,天皇有令:藤原仲麻吕大将军火速回京,藤原刷雄代父礼遇大唐贵妃一行,「平城京」将另择吉日隆宴佳宾。”
藤原父子各自下马,双双行至杨贵妃车轿跟前,简述军令急件,相约京城重聚。
官道上一溜尘烟,仲麻吕大将军随信使疾速返程,两匹快马刹时无影。

濑户内海沿岸,山口县大津郡(现・长门市)的久津地方。(传说当年杨贵妃东渡日本的登陆之地,现今留存贵妃墓园和纪念石碑)
“迎宾驿馆”依山临水,风光绮丽。
杨贵妃一行轻装简从,由藤原刷雄陪同在馆外漫步,观赏宁静的乡土景色。
时值秋收季节,沃野稻香;满目金色一片,风泛喜浪。
贵妃若有所悟,眼前再现东渡海上“斗酒八杯”的君臣同乐,耳畔响起那酒酣耳热时的豪言壮语——
“好你个酿酒大师,到了东瀛,也能得此美酒吗?”
“能!一定能!”鱼得水、藤原、阿蛮异口同声,振聋发聩。
此刻,杨贵妃即和鱼得水商定:籍此丰收,就地酿酒。藤原在一旁听了,不禁大声叫好。
但见杨贵妃神清气爽,付诸筹划,志在必行。
看那鱼得水驾轻就熟,点兵点将,大展身手。
乐得藤原君有求必应,鼎力襄助,快速推进。
白花花稻米在流水中揉搓,亮灿灿酒缸在阳光下清洗——

(九)

  平城京(现京都)的天皇皇居,酷似大唐长安的皇家宫殿。
一场隆重的迎宾大礼,在典雅的古乐声中有序而行。
孝谦女天皇雍容华贵而礼仪周全,亲切可人地照应着异国他乡的杨贵妃。她俩一前一后,缓步拾级上殿;温良恭谦让,含笑同入席。
天皇诸臣及贵妃随从,分宾主一一就座。
酒过三巡,其乐融融。女天皇有心仿效汉唐雅风,礼请贵妃作诗助兴。贵妃见此宫殿酷似长安,感慨万千,衔觞赋诗云:
长安别离愁,
东瀛逢春秋,
海上同明月,
天涯何所求?

孝谦感同身受,情不自禁道:“哇!出口成章,心驰神往。贵妃东渡,天赐扶桑呀!今借大唐贵妃吉言:海上同明月,天涯何所求?嗯嗯嗯……,我俩从此姐妹相称,你看可好?”
贵妃受宠若惊,欣然应允道:“好好好!杨玉环洪福非浅,谨以皇尊大姐为终身楷模——”说着,转身整装施礼:“皇姐在上,受玉环小妹一拜!”孝谦感激动容,展臂相迎……。
此刻鼓乐齐奏,宾主三呼万岁!
孝谦喜不胜收,命美姬高歌;
贵妃心领神会,令阿蛮劲舞。

正当歌舞升平之际,藤原仲麻吕风尘仆仆求见天皇。孝谦急忙屏退左右,留下贵妃与之共议大计。
仲麻吕说叛兵气势甚汹,更可恼同族“藤原丰臣”也参与其中。
孝谦求教贵妃:昔日大唐兵变,有否败类内乱?如何应对?
贵妃细问那藤原丰臣来龙去脉。
仲麻吕点破此人素来投机取巧。
贵妃沉思片刻,仰脸笑道:以静制动当为上策,分化瓦解克敌制胜。按兵法而论,可谓“伤其十指,不如断其一指”。
孝谦心中钦佩,频频颔首。
藤原仲麻吕拍案叫好,且问贵妃有何应对妙招?
贵妃献策如此这般。
孝谦下旨这般如此——

(十)

  和歌山下,叛兵军营。藤原丰臣在军帐之内与部属众将商议军情。军士来报,有藤原家人求见,藤原丰臣允诺。
两名兵丁提着标有“藤原”家纹的灯笼入帐,急告藤原老母卧床病笃!
藤原丰臣向部下略作交代,出得军帐,跨腿上马,跟随那两名兵丁疾驰而去。

藤原丰臣一进家门,见老母端坐高堂,十分惊讶。老母厉声斥骂逆子不忠不孝,因何叛逆?
“这……?”丰臣正欲辩解,忽闻客厅的“屏风”背后传来了一串笑声:“哈哈!哈哈哈!这……这个什么呢?”
随着话音走出了同宗同族的藤原仲麻吕大将军,他边笑边劝道:“贤弟奉孝,立返迷途。共保皇室,荣宗耀祖!”
丰臣满脸通红,张口结舌。
老母训子有方,高诵佛经。
仲麻吕见时机成熟,便将丰臣拉至一旁,附耳私语了一番……

旷野无垠,两军对垒。
藤原仲麻吕令出如山,严阵以待。
叛军首领奈良麻吕、大伴古麻吕、佐伯全成等,个个横刀立马,跃跃欲前。
只见藤原丰臣鞍前马后紧随叛军首领,自告奋勇调兵敌后,迂回包抄以图速胜。首领连连叫好,藤原挥动令旗……。

战鼓骤起,杀声震天。
藤原仲麻吕胜算在握,一马当先,亲率士气旺盛之军冲向敌阵,厮杀交战。
就在此时,迂回敌后的藤原丰臣阵前倒戈,出其不意夹击叛军。叛军阵营大乱,不久便溃不成军,四散败北。
战事很快结束,叛军被俘四百数十余人。藤原仲麻吕策马前沿,扬鞭而来,绕看战果,喜形于色。

(十一)

“平城京”大摆庆功盛宴。武将趾高气扬,一跨两阶而登;文臣喜形于色,踱着方步而来。鼓乐齐鸣,歌谣叙事——
皇家一派节日气象,
庆功摆宴风飘酒香。
大将平叛告捷如醉,
踌躇满志得意洋洋。
阵前倒戈竟成美事,
开怀豪饮形神皆忘。
庆功全席十人十色,
各自心中细打算盘。

随着歌声的渐渐远去,司仪官高声唱诺——
“天皇陛下驾到!”
霎时间,全场起立,众皆仰望。宫闱锦缎飘逸之处,满面春风的女天皇与笑容可掬的杨贵妃联袂执手,同胞姐妹似地齐步而来。
孝谦女天皇以清丽而铿锵之声,向诸位骁将忠臣们隆重推举:“天助神威,祥云金辉。看我东瀛平叛告捷,大唐贵妃功不可没;此番飞越一衣带水,堪比祥和天使呀!天使——”
全场倾听,籁然寂静。贵妃谦恭低眉,深深作揖拜谢。孝谦暗暗欣赏贵妃的典雅气质,与她四目相对,已然传神默契。
贵妃见孝谦两眼放光,溢于言表,深知那“天使”之褒奖话中有话,于是举臂伸掌,轻轻三击!
哦?莫非是个预定的信号——
鱼得水等紧跟藤原刷雄的引导,抬上来了十二尊“花雕酒坛”,酒坛外壁可见花卉浮雕,那十二个月的鲜花模样色泽艳丽,栩栩如生。全场的宾客和主人都看呆了!
更为惊人的是孝谦舒展长袖,半露纤纤玉手,同样轻击三掌;忽见十二名宫女莲步如飞,飘逸而至,真好比彩蝶扑向那十二个月的酒坛雕花。宫女们熟练地打开坛盖——哇!一股沁人肺腑的甜美酒香扑鼻而来,人们挡不住这醇酒佳酿的本能诱惑——啊!古筝启奏,宫女端酒……多少次十二个酒杯的传递,郁郁芳醇早已弥漫皇宫!
孝谦女天皇接过贵妃双手奉上的酒杯,一喜,一看,一惊:「哎!
如此花雕美酒,因何清澈透明呀?」
贵妃洞察孝谦疑惑,含笑道:「皇姐圣明,无所不晓,此酒虽然由花雕酒坛所装,其实皆为贵国山口地方之稻米所酿。酒坛雕花,祈福万象。琥珀水晶,来日方长。」
孝谦兴致勃勃:「哦?!琥珀与水晶,却是何意呀?」
贵妃举起酒杯:「东瀛美酒,色清如晶——」
孝谦恍然大悟:「——大唐佳酿,艳如琥珀。妙啊!」
贵妃心有灵犀:「天佑良缘,幸得盛会。琥珀水晶,相映成辉。」
正巧此刻乐声骤起,仿佛是为贵妃的祝愿之辞锦上添花,使之余音绕梁。
平叛功臣嘉宾席。藤原丰臣早已妒心如焚,视不入目,听不入耳,禁不住嗤之以鼻道:「嘿!琥珀水晶,张冠李戴,吹海螺罢了!」他的一腔牢骚,幸好被优雅的乐声所挡,暂且未见什么意外的波及。
然而,坐于近旁的藤原仲麻吕城府不浅,像是从鼻子里冒出话来:「嗯?什么张冠李戴,那叫假戏真做……」心底里却如火山般的涌动吼叫:「厚此薄彼,皇权何在?!」可他外表沉着,借题发挥,举杯高呼:「干杯——!」左右将领纷纷呼应,场上气氛更为热烈。
孝谦大喜,昭示天下:「钦定今日之酒为《贵妃清酒》!」
芳名一出,全场欢呼:「万岁!万岁!万岁!」

皇室后宫,清静典雅。
宴席既散,酒香尚存。孝谦女天皇与杨贵妃缓缓步入后宫,略带醉意,一路无话。
后宫在贵妃的醉眼之中,宛如大唐长安的皇宫雅居,她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对唐明皇玄宗的思念,不免长叹了一声!
孝谦也动了姐妹之情,问她叹从何来?
贵妃直言,玄宗近况不明,她夜不能眠呀!(暗自流泪)
孝谦当机立断,再派遣唐使团,速往长安,探明虚实。
贵妃感激涕零,拜谢知遇之恩,相依皇姐,仰望月光!

一声海螺长鸣。
舟楫升帆,遣唐使团整装待发。
有道是:斗酒百篇,倚马千言。在遣唐使团船队的岸边,藤原刷雄送别鱼得水,两人背靠着一匹白马,正悄悄说话——
“瞧你酒坛被砸,脱离虎口不易,为何归心似箭呀?”藤原不无关切地问道。
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”鱼得水义无反顾,一往情深:“琥珀与水晶,并非只是色泽之差。为酿造大唐正宗美酒,必得一册琥珀秘籍,必行一条取经险路。为此,即便入虎穴也值得哦!”
“好一个鱼得水!如鱼得水,等你佳音啦!”
“藤原家也数你好汉一条,到时候看我的琥珀黄酒如何让你酩酊大醉……哈哈!”
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——谢阿蛮乘坐马车前来送行,她将一个精致小木盒递给鱼得水,郑重其事地说:此乃贵妃娘娘的重托,不见皇上不得打开!
鱼得水遵命,转而笑问阿蛮想给马仙期捎带些什么心意呀?阿蛮落落大方,当着众人之面,摘下一只耳环,叮嘱鱼得水务必亲手相交——见物如见人,梦里相思魂!
肩担重任、手捧信物的鱼得水,快步跟上正在登船的遣唐使团,见自己已是排尾的最后一名,捷足攀舷,含泪回望……。

(十二)

  大唐四川成都官道,尘土飞扬。
马仙期快马加鞭,穿越城门而入。

成都行宫之内,陈设简洁。
孤独的唐玄宗来回蹀躞,愁眉紧锁。
内侍上前轻声禀报:「乐师马仙期跪请圣安!」
唐玄宗精神为之一振,急忙屏退左右,让内侍带马仙期进宫。
风尘仆仆的马仙期三步一跪拜,哽咽着道:「吾……吾皇万岁!」
唐玄宗长叹:「罢了罢了,万岁何用?大难不死,富贵在天哪!」
马仙期忙说:「皇上圣贤,苍天有眼,贵妃娘娘还活着呀!」
唐玄宗惊道:「甚么?玉环活着?玉环她真的还活着?」
马仙期一五一十地禀报皇上,话说《扬州巧遇》至《东渡脱险》; 随着马仙期的叙述,唐玄宗的眼前影像叠现——
扬州城内追兵横行,遣唐使馆外松内紧。杨昢大臣被捕,贵妃闻噩耗一筹莫展,藤原刷雄献良策从长计议……。
长江水浊浪滚滚,东渡船扬帆启程。见船上杨贵妃扶栏凭眺,依依惜别。岸边马仙期跨鞍待发,含泪无语……。
——听闻之间,玄宗喜泪纵横,眉锁终得一开。

正当此时,内侍上前启奏:「快马来报——太子李亨借“外藩回纥”之兵,已然平定安禄山残部,收复长安、洛阳各地,恭请皇上班师回朝!」
唐玄宗惊喜参半:「甚么?岂非苍天有眼,还我江山哪!」

(十三)

  晴空之下,霹雳一声。
黑云压城,蔽天遮日。
朝廷一波三折,太子李亨抢班出招,傲倨平叛大功,夺权继位称帝。长安皇宫鼓乐大作,重返喧嚣。百官上朝,面面相觑……
叛乱方平,百废待兴。城外农田荒芜,长安街市萧条。

唐玄宗返回长安古都,眼见一片劫后惨象,心中又生莫名悲凉!
更不料,新帝李亨却以供奉太上皇为名,挟持唐玄宗和马仙期一行,如数推入《兴庆宫》软禁。
有道是“祸不单行”,鱼得水为“琥珀秘籍”而千幸万苦潜入长安,不明就里,也被禁锢。但在那幽闭莫测的兴庆宫内,倒让鱼得水幸而见驾皇上。他旋即从贴身之处取出小木盒呈奉皇上,说是贵妃娘娘交托之物。太上皇唐玄宗悲喜交加,此刻已顾不得君臣之礼,颤抖着双手,急匆匆打开盒盖,睁大眼睛,看清了盒内一只无比眼熟的翡翠玉镯,猛然想起当年珍爱:「啊!玉环玉环,与朕同在?」玄宗回首再探木盒内侧,竟然找见了一根长长的黑发:「啊!青丝青丝,莫非一发千钧,千钧一发?哦,此……此意难解呀!」
「太上皇明鉴,此乃琥珀之意……」鱼得水附耳禀报,太上皇睁大双眼,听得出神:「哦!哦?琥珀与水晶……有劳众爱卿哪!」
此时马仙期闻讯而来,鱼得水转身相迎,速将阿蛮的耳环交与马仙期。那马仙期一见这件他和阿蛮的情感信物,不觉动容,腮然泪下。
太上皇面对两名忠仆,顿生恻隐之心,悄悄然唤来了高力士,问他有何脱身良策?高力士不愧为随驾近臣,深悉皇上心意,拟于五更之寒可将马仙期和鱼得水送出禁地。
临行之前,太上皇将自己的一篇诗作赠与马仙期,祈福诗文相伴,琴音相和,路途遥遥,心在咫尺……。太上皇转身又将一件宫廷香囊递交鱼得水,还特意向他眨了眨眼睛,诡谲一笑!

长江岸边。孤帆远影。
马仙期在一叶扁舟之中,取出太上皇的恩赐诗篇,喃喃自吟,配曲哼练,轻叩船板,如痴如醉……。
独坐扁舟之尾的鱼得水若有所悟,取出那宫廷香囊外翻里察,突然让他惊喜万状,原来在那香囊内侧写着「琥珀秘籍,卧龙会稽」小楷御笔。啊!太上皇明鉴,想当年的贡酒秘方,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呀。鱼得水朝着舟中正潜心练唱的马仙期喊道“仙期老弟呀!我俩后会有期啦——”话音未落,鱼得水纵身跳入江水,奋力游向岸边。马仙期目瞪口呆,一时不知所措。
远处,一艘遣唐使旗号的大船船舷旁,东瀛使臣正在向着马仙期不断地招手——
呜——!一声熟悉的海螺长鸣,把马仙期从皇恩诗篇的配曲激情中唤醒过来; 他急忙挥舞双臂,扁舟疾速驰向遣唐使大船。

(十四)

  日本平城京,城内一处密宅。
藤原仲麻吕拍案而起,怨怼孝谦女天皇:非但不重用他,反而与唐皇妖妃形影不离,任其长此以往,必将危及本邦。
藤原丰臣迫不及待,直言不讳:女权不如男权,臣权不如君权,无奈手中兵权,可叹不如皇权!
一堆柴火,在密宅的炉膛里噼里啪啦的燃烧。围坐着的将军们纷纷开言,磨拳擦掌。
唯见藤原刷雄远立一边,浓眉紧锁,嘴唇颤抖,忽然声称腹痛,借口如厕,脱身而去。
正巧有密使来报:朝鲜半岛新罗国仿效大唐安史之乱,愿与藤原兵马里外夹攻,颠覆孝谦王朝,重归男儿天下。
藤原仲麻吕正中下怀,厚赏来使,奋然汇集贴心众将,密商乱中篡位之计……。

皇室客居。明灯耀眼。
杨贵妃的雅室亮丽,阿蛮引见来客藤原刷雄。贵妃不拘一格,以礼相对,随手将展现在圆桌上的“贵妃清酒“款待宾客,竟与藤原连干了三杯。
藤原刷雄原本是因郁郁不快而来,故不胜酒力,略带醉意,面对贵妃的诚挚之情,心中郁闷倾倒而出,哀叹藤原家谱将遭玷污,一场谋反又恐祸起萧墙,不禁表露:自身效忠孝谦天皇,誓与叛逆水火不得相容。
贵妃对此剖心直白赞赏有加,愿与藤原刷雄同心协力,襄助孝谦天皇脱离险境。

后宫深闺,孝谦客厅,灯火辉煌。
侍女引路,贵妃陪同藤原刷雄夤夜奏报孝谦天皇。
孝谦将眼前二位视同股肱,坦诚相见,无所不言。
藤原万分愧疚,将父辈叛逆之举向天皇和盘托出。
女天皇孝谦镇定自若,深谋远虑;不耻下问,期盼得以多方协力——
藤原快人快语,决意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!
贵妃思绪清晰,说道: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”再指着案桌上的酒杯,继续说道:“酒能醉人,酒亦能醒人乎?!”接着,说出了她兵不血刃的平息良谋。

(十五)

  平京城宫殿。
皇宫举行盛大酒宴。孝谦女天皇昭示文武百官:“前番庆贺平叛告捷,今朝嘉奖立功之臣。籍此良辰,借大唐文化瑰宝,与众卿共享天福!”
杨贵妃笑对全场嘉宾,举手击掌为号——霎时间,琴声优雅,鼓点飒然,《霓裳羽衣曲》缓缓而起,一行佳丽舞步婀娜,长袖飘逸,将眼前的宫殿幻化成了天上人间。
侍者们不断斟满“贵妃清酒”,向前后左右陆续端去……
突然,藤原仲麻吕从席间一跃而起,大声诘问:「舞之美,酒之醇,何以嘉奖平叛臣?」
孝谦女天皇铿锵回应,字字千钧:「倘若以叛反叛,试问何以嘉奖?」
仲麻吕等人目瞪口呆,乱了方寸,本能地悄悄握住了身佩的剑柄,以致气氛骤变。全场鸦雀无声,舞姬疾速退下。
“呵呵呵……玉环斗胆,皇姐容禀!”随着一串银铃似的清脆笑声,杨贵妃轻盈移步至舞池中心。
此刻,紧握剑柄的仲麻吕僵直无语,朝着左右暗丢眼色,警示同党伺机勿躁。
孝谦女天皇环顾四周,静观其变,高声道:“朗朗天威在上,贵妃贤妹直言无妨!”话音未落,随着女天皇两手宽袖一摆一挥,数十名彪形武士昂立舞池周边,俨如宫廷最高护卫。
杨贵妃眼见孝谦皇姐颔首激励,顿生感慨,低眉诉说:“就在数月前,大唐安史之乱,毁……毁掉了一个太平盛世呀!”转瞬间,禁不住声泪俱下:“可……可叹臣妾九死一生,幸……幸得天助玉环,东渡扶桑宝地;如今玉环能与天皇陛下姐妹相称,盼……盼只盼同享天伦之乐,看处处蓬莱仙境……祈望有朝一日,大唐复兴,隔海相望,江……江山如画呀……”不知不觉,远远传来古筝音韵,婉转优雅,引人入胜。杨贵妃情不自禁,闻声起舞。芳袖巧展,出神入化。

(主题歌)《琥珀与水晶》
艳艳红日,照呀照宫墙
悠悠和风,飘呀飘酒香
清醇透明如水晶
醉望富士云里藏

巍巍长城,闪呀闪刀光
缕缕烽烟,胆呀胆气旺
黄藤美酒琥珀色,
挑灯看剑豪情壮

樱花报春,美不胜收赞扶桑
神州牡丹,万人空巷闹洛阳
琥珀水晶比靓丽
各有千秋论短长

远亲不如近邻热呀
交杯交心,暖呀暖胸膛
琥珀水晶日月明呀
相映成辉,亮呀亮东方
啊——
琥珀水晶日月明呀
相映成辉,亮呀亮东方

曲终意未尽,一片叫好声。
杨贵妃鞠躬致谢,因势利导:“……江山如画,天下太平。有叛必乱,玉石俱焚。孰是孰非,唯看贤能。大局为重,堪称将军。更何况,将军之上乃大将军也!”
“慢!且慢谬赞……”藤原仲麻吕离席而起,步入舞池:“眼见贵妃舞姿,真乃绝无仅有;若论老朽剑术,倒也不输裙钗。怎么样呀,天皇陛下面前,你我比试比试如何?”说着竟然横剑一礼。
“多蒙大将军赐福……同席起舞,供奉陛下,实乃幸事一件!”杨贵妃面不改色,从容近前,侧身还礼,借机面朝孝谦挤眉一笑。
孝谦女天皇颇感意外:“呵呵,但愿刚柔相济,空前绝后!”
藤原丰臣等人频频骚动,窃窃私语。
唯见藤原刷雄心急如焚,焦躁不安,紧握剑柄,跃跃欲前。
乐声骤起。鼓点如雨。
杨贵妃轻移莲步,如腾云驾雾般飞旋在舞池中央。仲麻吕一步晚起,片刻怠慢,只得游弋在舞池周边,挥剑无的,收放无度;看上去滑稽尴尬,引人哑然失笑……。
席间阵阵叹惜,声声嘲讽,气得仲麻吕本意顿露,挥剑胡砍,伸剑乱刺,只待弄假成真,以至伤及贵妃。
孝谦女天皇猛然洞察其间有诈,即令左右调遣护卫勇士。舞池四周兵来将往,藤原丰臣等人剑拔弩张,全场气氛骤然紧张,一场血洗宫廷大案一触即发……。
暴风骤雨般的鼓乐声中,仲麻吕假酒三分醉,利剑直刺贵妃心背要害……说时迟,那时快,咣当一声,只见一柄利剑从天而降,藤原刷雄凌空跃入舞池,举剑挡开了父亲仲麻吕的剑锋。啊——,全场一片惊呼!
杨贵妃舞步急停,猛回头正见藤原父子挥剑相向,杀气腾腾,你死我活,难分难解……。只听得周围一片喧嚣,大有天塌地裂之兆。贵妃镇定自若,直奔舞池空间,一个凌空劈叉,飞越藤原父子头顶;猛展两臂长袖,巧使旋转神力,如虎扑食,如蛇缠身,将藤原父子手中利剑勾吊而出;反掌截获,两剑相合,飞步捧呈孝谦女天皇。孝谦感激万分,难忍两行热泪……抬眼所见,乃藤原父子正双双跪地,羞愧难言。孝谦与贵妃含笑上前,伸臂扶起藤原父子。
女天皇欣然高捧双剑,纵声大笑:“哈哈哈!贤妹绝技,天下无比;父子合力,岂容叛逆呀!“
“天皇圣贤!陛下明鉴——!”藤原丰臣顺风使舵般的喊道:“从此天福可享,无叛可反。何愁空穴来风,空穴来风!”
仲麻吕乐得顺水推舟:“既是空穴来风,自当一风而吹!”话音刚落,眼见儿子刷雄递来酒杯,大声道“干杯!干杯—-”
现场众人如梦初醒,干杯之声不绝于耳。
孝谦天皇与杨贵妃举杯对视,会心一笑。
天皇昭示:江山乐土,天使赐福。平叛功臣,加爵耀祖。
“万岁!万岁!万岁!”欢声雷动,恰如山呼海啸!

(十六)

  喜庆的鼓乐,大婚的礼仪。
马仙期与谢阿蛮,一对新人拜天地。
杨贵妃和藤原刷雄高举酒杯,致辞祝贺。
正值此刻,贵妃突然眼见:酒杯里映现着鱼得水尚在追寻“琥珀秘笈”,山陽道上奔波不止……。
画外音:“是呀,也许那鱼得水已然得见《琥珀秘笈》,可是大海茫茫,恶浪涛涛,谁能保障那如鱼得水的一帆风顺呢?答案……答案有时会在历史的拐点,但精彩的答案往往就在你自己的手里!我们不妨回首面前这热闹的婚礼,鞭炮声声,紫气腾腾——”

腾腾紫气,缭绕苍穹。
一行仙鹤列队东飞……

(十七)

  一千两百多年后,一架仙鹤图示的日航专机,徐徐降落在中国的北京首都机场。
风度翩翩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矫健地走下舷梯,与稳重而热情的周恩来总理紧紧握手。

北京中南海。毛泽东主席在他的书斋接见日本贵宾,把一部线装古籍《楚辞》赠予田中首相。
田中首相拱手捧接《楚辞》,内心激动,颔首致谢!
摄影记者即时按动快门,频频闪光,一片耀眼……

……耀眼一片的摄影闪光。
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郊外,杨贵妃的墓地修葺一新。汉白玉的贵妃雕像前,中外游客驻足,见一位漂亮大方的讲解员手指雕像,自豪地说:“当年呀,日本孝谦女天皇称赞杨贵妃是大唐飞来的天使哩!”

東京的国会议事堂,掌声雷动。到访日本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演讲:“……欢迎日本青年三千人友好代表团访问中国!”

日本山口县,传说中的杨贵妃当年东渡登陆地,矗立着她的墓石和纪念碑,年久的字迹依稀可见,读了让人唏嘘,催人落泪!

(剧终)
2018年仲春 完稿于東京

- Advertisement -

More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ement -

Latest article

在日本嵊州同乡的荟聚窗口 日本绍兴同乡会 毎日の仏の名言 东京遇见 - 东遇网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