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(中国) 日本語
28.1 C
Tokyo
星期五, 7月 19, 2024
中文 (中国) 日本語

雪梅

Must read

题记

  中国语的妙处,尤其在于比拟丰富,引人入胜……譬如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,一下子就会把人带入了某个天地之差、天壤之别的生活环境。而我恰恰正是应验了这一自然格局,出生在苏州、出道在杭州;特别是作为一个中日混血儿的我,尤其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,唯有一吐为快,方得与读者心心相系,共图描画,摒弃拙笔,力展风华。但愿我们都是时代的宠儿……眼观六路,一马平川。

第一章 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

  我从懂事的那一天开始,知道自己出生在中国南方的江苏省苏州市……母亲曾经说过:因为我头颅大,造成了难产……苏州市基督教会医院的医生只好用钳子把我夹了出来……拍了我的小屁股,听到了我的哭叫声,大家才松了口气……与此同时,附近基督教会的钟声也来凑热闹,把我的哭声变成了护士小姐们的笑声!

  那为什么护士小姐的笑声要和我的哭声合唱呢……

  原来是护士姐姐很聪明,她们知道:这位中国产妇与众不同,听说她丈夫是当地日本占领军的陆军少将……这些闲话自然也就掉进了我母亲的耳朵,母亲不想听又很想听,那是为什么呢?当我长到快上小学时,常与小伙伴们玩游戏,还特别喜欢玩“老鹰捉小鸡”。有一次就在家门口附近,我随手抓起一条废竹片,模仿从电影里看到过的镜头——日本军的指挥刀——在小伙伴的呐喊声中,冲锋向前!谁也没想到,我这一冲正好冲到了迎面而来的母亲怀里………小伙伴们哈哈大笑。母亲脸色苍白,二话不说,将我拉进家里,一把抱住了我,大哭小叫地说“你这不懂事的孩子呀,玩玩玩,可不该玩到你爸爸头上呀……怎么这么不争气呀……”这会儿我不知如何是好,自己也流下了泪水,结结巴巴地哽咽说:“妈妈呀,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呀?我要爸爸,我会争气!”这时候,妈妈抱得我更紧,她的眼泪掉在了我的脸上,热热的也是酸酸的………我“哇”的哭出了声来!

第二章 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

  人所皆知,想当年的中国抗日战争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要部分……战争之残酷、战场之辽阔,人们有意无意的被卷入战火纷飞时代,各有千秋,各得其所……我的父亲与母亲从相识到相知,无不蕴含了多多少少的甜酸苦辣……我作为他们的爱情结晶,无时无刻不在回味与惦念。我清楚地记得,一九四四年深秋,中国的苏州粮库已然捉襟见肘;恰恰就在此时,父亲奉命管理军粮调配,包括收购、加工、运输等重要环节的指挥与运作。更何况,他还得换上便装或西服,常去南京参加汪精卫政府的重要会议……回家后,每次都先抱抱我。那时我们居住在苏州市内的“天赐庄”,有条河直通庄前大道。母亲后来还郑重其事对我说:“你爸爸娶我那天,河面上结了冰,就是你爸爸站立船首,吆喝着敲碎冰块,才一帆风顺,到达新房哦……”那时我发现母亲怡然自得,直让我觉得脸烫。我想: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!

  我长大以后,时代变了,故居依然;经当地省市外办的竭力斡旋,终于让我见到了自己的出生地。由此及彼,也加深了我对日中友好的渴望。

  于是我想方设法,希望能亲眼看一看父亲祖国的真实模样,拿来印证不同社会格局是如何牵动人际关系的。为此,我还是觉得应该先从母亲那里打开心窗。老天有眼,母亲对我无所不谈,尤其怀念她又敬又爱的丈夫。这时我才知道:父亲从小就进了军事学校,全校合影时他和几个小伙伴盘腿坐在几位将军们的膝前,如此殊荣不一而足……

 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,我如愿以偿的回归了日本祖籍,首要之行就是拜揖父亲灵位;直奔“富士陵园”;那天下着毛毛细雨,其景其影,只好让我留下了一把雨伞,让晚来的儿子也为心灵之父挡风遮雨……以此告慰母亲大人的尽孝之意。

第三章 过河搭桥,逢山开道

  过河容易搭桥难,难就难在找跳板。凭着多年来的人际关系,我在上海的日本总领事馆找到了方向,诸如出生证明的公证文件、父亲在日的亲属线索——妙就妙在这一点上,父亲在日本老家的熊本县有一位增田伯伯,正是当年我父母成婚的见证人……而且,我在上海已与增田伯伯通了电话。一通百通,往事如梦,增田伯伯就在熊本车站迎接了我,两人拥抱,热泪盈眶……

  古语说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”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山不转水转”。父亲的出身地在熊本县,自古以来是一方卧薪尝胆的养兵宝地。所以嘛,父亲从小就加入了童子军,至今我还保留了两张照片,每张都是当年的陆军军官合影;与众不同的是,前排由正襟危坐的各级陆军军官层层包揽,恰恰就在最前面的一排,童子军席地而坐。我父亲也在其间。那时他少年老成,颇得背后的一位老将军宠爱,老少两人颇有些怡然自得……

  非常意外的是,我父亲管辖范围内的运粮船队,在长江流域的险要地带,突然被身分不明的当地武装人员拦腰掐断……双方一场恶战,船翻人亡,损失惨重。这无疑是要了我父亲的命,幸好只是被上峰痛骂了一顿,最终只是降级处分。父亲反觉格外轻松,回家闭门不出,每天逗我开心——后来听母亲说他好像换了一个人。

  其实呀,人是都会变的,就看往哪儿变了……不久以后,母亲说父亲真的变了——比以前更会喝酒了,更爱逗我笑了,而且还学会了打麻将牌啦……唯独不变的是,每天聚精会神地听无线电收音机,每天没头没脑的念念有辞,每天抱着我在院子里转来转去………这些当然都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悄悄话。

  ——父亲最喜欢抱着我逗笑,我的笑声越大,他就将我举得越高,母亲说她见了好害怕。其实,真正让她害怕的是这年年末之前,天上的飞机嗡嗡叫,苏州基督教会楼顶的警报哇哇响………母亲紧紧抱住我,父亲又是拨电话又是收听短波。我好像变得特别乖巧,瞪大眼睛东张西望。后来听母亲说是美国参了战,在日本广岛与长崎投了两颗原子弹,见我父亲大声吼道:“这下可好了,和平啦!”

第四章 雪梅傲霜,上海芬芳

  标志着大上海市区景色的“外白渡桥”,位于繁华市区的出海口,跨度浩大;北面是“苏联总领事馆”,南面是“英国总领事馆”,双方国旗飘飘,门卫遥遥相对。桥面上钢架林立,交叉盘结。有轨电车双向行驶,车来车往无不繁忙。从车窗的一侧向外望去,海阔天空,云游鸟飞………。

  初到上海的我,稳坐在一辆手推童车里,东张西望的探看着这个新鲜世界。母亲和一位陌生的阿姨,好像很亲热地谈论着什么………这当然是我长大成人以后,母亲的回忆让我如梦初醒,知道自己有幸得以大开眼界,全凭父亲的高瞻远瞩;尤其幸运的是,我在上海见到了母亲的闺友“雪梅阿姨”。正因如此,我直到今天还念念不忘自己的成长多么不易,多么侥幸;假如没有在大上海的磨练,没有在大世界的闯荡,无疑成为名副其实的战争孤儿……  此时此刻,我就得从雪梅阿姨说起啦。

  标志着大上海市区景色的“外白渡桥”,位于繁华市区的出海口,跨度浩大;北面是“苏联总领事馆”,南面是“英国总领事馆”,双方国旗飘飘,门卫遥遥相对。桥面上钢架林立,交叉盘结。有轨电车双向行驶,车来车往无不繁忙。从车窗的一侧向外望去,海阔天空,云游鸟飞………。

  初到上海的我,稳坐在一辆手推童车里,东张西望的探看着这个新鲜世界。母亲和一位陌生的阿姨,好像很亲热地谈论着什么………这当然是我长大成人以后,母亲的回忆让我如梦初醒,知道自己有幸得以大开眼界,全凭父亲的高瞻远瞩;尤其幸运的是,我在上海见到了母亲的闺友“雪梅阿姨”。正因如此,我直到今天还念念不忘自己的成长多么不易,多么侥幸;假如没有在大上海的磨练,没有在大世界的闯荡,无疑成为名副其实的战争孤儿……

  此时此刻,我就得从雪梅阿姨说起啦。

第五章 梅开二度,断肠何苦

  有道是:成长成长,越成熟越长大。我就在雪梅阿姨和母亲的调教下,不断懂事,不断长进,尤其喜欢与大男孩子交朋友了。交来交去,没想到与姨夫成了莫逆之交;姨夫当年在上海市广播电台工作,一口流利的英语,一直是播音组长;在家里的墙上挂有许多奖状,可惜我虽常去那里,却不懂“奖状”是啥玩意儿。问阿姨,阿姨说是姨夫的光荣;问姨夫,姨夫说是老板的抬举………他越说我越糊涂,但是他每逢周末送给我的巧克力,我想应该也算是“光荣”吧。哈哈哈,不管三七二十一,巧克力与我难分难舍,我不改初心;姨夫对我这么亲热,我永生难忘。

  但是,要变的说变就变,该来的说来就来。正好是我上了小学的那年夏天,暑假期间我和母亲常在雪梅阿姨家,突然一个电话,犹如晴天霹雳……说是雪梅阿姨的丈夫出事了……他在电台播音组长室里开枪自杀啦!

 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姨夫那么恪守职责,那么和善待人,那么豁达处世,却为何要选择一条绝望之路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,于是就缠着母亲问长问短,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之概!难道说是被人暗算、伪造假相……

  母亲似乎也有同感,于是她回顾往事,说了一件我父亲经历过的厄运……就在日中战争即将结束之前,父亲被上司所迫,无法携带异国家属随军回国,于是就将私有的十多根金条交付母亲,要我母子俩好好活着,等他有朝一日回来团聚。母亲万分信赖、感激无比;但也担心世事混乱、有所闪失……父亲若有所思,决意前往附近银行办理信用登记,以便母亲活期理财,从长打理孤儿寡母的家庭生活;等时事有了好转,可盼一家重逢。母亲无比欣慰,催促父亲速办。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,父亲西装革履的出去,却破衣烂衫的狼狈回家。母亲大吃一惊,父亲无可奈何的叹道:我真倒霉,路上遇到一帮地痞流氓,三言两语,被打被抄,什么都没啦,总算留下了一条命呀……。

  过了两天,父亲凭借他的各种关系,在上海虹口区四川北路附近的居民区,悄悄地为我母子俩安顿了一个住处。他擦干了眼泪,无言无语的抱起我来,又腾出一条手臂挽住了我母亲。父母俩几乎同时伸手,轻轻抚摸着我的小脑袋………那时我感觉十分的惬意,但不知为何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……谁知母亲也哭了;父亲一声不吭,只是把我交给了母亲,慢慢地取下他的眼睛,拿出手拍擦了又擦。

  上海的十六铺码头,母亲与雪梅阿姨将我夹在中间,三人遥望着一艘日本军舰离港而去……汽笛呜呜的叫,人声呜呜的哭,海浪白白的滚滚而去。雪梅阿姨情不自禁地抱住了我,母亲靠上前来,默默地擦着自己的眼泪,时不时的也帮我擦眼泪;但我此时目不转睛地看着雪梅阿姨,只见她严肃的眼神里没有泪光………此情此景,仿佛刻在了我的心底,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看到雪梅阿姨甜美的笑容,尤其是那种鼓舞人心的神采奕奕……

尾声

  在人生的走廊里,同样有着春夏秋冬,有着喜怒哀乐。解放后的上海,百废待兴,热火朝天……万万没想到的就是“朝鲜战争”的爆发。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的标语,贴满了大上海,连我读书的小学也组织上街游行。这时候的雪梅阿姨朝气勃发,是我和母亲从来没见过的街道积极分子。她带着游行队伍在淮海路上高呼口号,俨然是一个钢铁战士的模样……

  在那年月,我也长高了许多;即便母亲忙于家务,已然不在身旁,我也能独立生活啦……然而,雪梅阿姨还是不忘初心、对我关怀倍至。记得我在高中毕业后,前往报考一所艺术学院,初试合格,榜上有名;可就在复试的关键时刻,校方查出了家庭背景——限于中日混血儿的复杂关系,我望洋而兴叹;无奈之下,只好去向雪梅阿姨求教。哪知道,阿姨笑眯眯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“好男儿……志在四方呀!”

  我如梦初醒,去和母亲商量;没想到,母亲鼓励我去日本自费留学,还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旧衣箱里挖出了一个小布包——里面竟然是三根金条呀……我从小听母亲讲过这金条的来历,没想到如今居然成了我回归祖籍的盘缠与桥梁呀……

  事不宜迟,我毫不犹豫的想到了雪梅阿姨,找个机会跑去跟她商量。谁知道,雪梅阿姨对我神秘的挤了挤眼,笑着说:“你这小鬼头呀,真的长大啦……阿姨我赞成,但有一个条件——”。我感觉头上在冒汗,急急巴巴的回答道:“行!什么条件都行,我始终听阿姨的……”。 阿姨哈哈大笑道“别忘了你的生身母亲,有出息了就回来!”

  我终于明白了阿姨的心意,忙说:“我知道,手心也是肉,手背也是肉,做儿子的盼望着老爸老妈在一起呢!”话还没说完,雪梅阿姨一把抓住了我说:“阿姨可没看错你,有你们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,中日友好就越来越有希望啦……”此时此刻,我的心里犹如江海翻腾、热浪滚滚!

- Advertisement -

More articles

1 COMMENT

  1. 你好芹川维忠先生,不好意思到您这篇文章底下也来打扰了。看到您之前和我外公陶仁坤合写的文章(六龄童演 “ 美猴王 ”)非常激动,想问问是否有机会联络一下。我的邮箱是zha***@***school.edu 期待您的回复。(我原本想通过“联系我们”给您发消息,但是有个插件一直无法正常使用,最后只能决定直接在这里给您留言。非常期待您的回应)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ement -

Latest article

在日本嵊州同乡的荟聚窗口 日本绍兴同乡会 毎日の仏の名言 东京遇见 - 东遇网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