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(中国) 日本語
15.8 C
Tokyo
星期三, 12月 6, 2023
中文 (中国) 日本語

跳脱出文学的《飘》

Must read

《飘》是美国作家玛格丽特·米切尔创作的长篇小说,该作于1937年获普利策文学奖。

我首次接触这本书时年仅十六,此后重新读阅不下于八九遍,每读一次便有新的感受,我曾多次不遗余力地向我的女友们推荐此书,因我认为凡女子必读此书,也由于此书的警策,使我对人生有了更深的理解,从而改变了人生的轨迹。

郝思嘉,一个集美貌、聪明、任性、泼辣、勇敢、富有于一身的女子,是该书的主角。

像许多女孩一样,聪明美貌的郝思嘉非常任性,发现自己喜欢的男人卫希礼竟然要和其表妹媚兰结婚,而在她看来,媚兰根本不能与她相提并论,这时的她将婚姻当作儿戏,使性子当即决定与媚兰的亲弟弟结婚,结果2个月后,那小丈夫战死在战场,而她转眼间成了寡妇!按理,一时任性带给她的恶果她应长记性了,然而不!郝思嘉第二次“任性”地将婚姻当作赚钱的工具,这次她从亲妹妹那里抢来了未婚夫——一个她压根儿不爱的木材商,后来木材商因加入反政府组织在一次集会中被人打死,使得思嘉再次沦为寡妇!从十六岁到二十八岁,郝思嘉结了三次婚,每次结婚不是会了面子就是会了钱,所结的都不是所爱的人。

现实中像郝思嘉一样姑娘不在少数,就拿我当时所在的演艺圈说,将婚姻不当回事的还真有,例如某天,某姑娘拎着鞋子跟着两个男人欲逃离文工团,还好被人发现被及时阻止;另有一女孩子因缺乏自我保护意识,仅六天时间就与他人登记结婚,结果受到家暴而最终离婚,庆幸的是当时的我沉浸于《飘》中,无暇理会这些。

《飘》对我来说再大的启示是女人不能自我陶醉在“爱”中,因为有些人根本不值得你去爱。卫希礼,一个让郝思嘉爱到骨髓的男人,因为他,她赌气与第一任“小丈夫”闪电结婚,因为他,在战火连天的日子里承担起了照顾媚兰和他孩子的责任……她对卫希礼的爱是热烈的,执着的,纯洁的,无私的,尽管她所爱的男人有些懦弱,但为了他,她什么都愿意为他做,然而,她不知道,他所深爱的人并不爱她,她爱他只是一厢情愿。

爱上不该爱的人是女人最大的悲哀,让我明白此理的就是《飘》。从郝思嘉的人物形象中,我仿佛看到了自己,因为当时我很迷恋一个人,那人帅且是个谦谦君子,操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会几国语言,是位写作高手,因为共同搞戏,我与他曾合作过,因为有着共同语言,我俩诗书来往日渐增多。然而,那人将出国,临别前,我将他的书信诗稿装订成册悉数奉还,意在从此他可安心出国了。而此后,我便安下心来攻读高等教育自修大学,其中二门课程获全市第一名。数年后自学考试毕业后,我就专攻写作,除了舞台剧获中宣部和文化部国家级大奖外,还出版了六部著作。

谚曰: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,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,想摆脱情感纠葛并非易事,其间免不了无穷尽的烦恼。但我最终做到把不切实际的“爱”彻底放下,这是因为我熟读了《飘》,藏匿起虚无飘渺的感情,脚踏实地做人,避免无谓的牺牲,人生重新定位。我丈夫是清华大学工科生,共同语言谈不上,但他很支持我读书和创作,有夫如此,夫复何求。至于那位,他压根儿不知道我曾痴迷过他。

由于郝思嘉的爱情总是“错位”,她与第三任丈夫白瑞德的婚姻并不是爱情,而是为了自己不再过苦日子,能过上惬意的生活才接受。她是诚实的,承认自己是为了钱才接受白瑞德,在她心目中,卫希礼永远排在白瑞德前面,甚至躺在白瑞德怀里时她也在想她的卫希礼。

无论小说抑或电影中,白瑞德无疑是值得尊敬和爱惜的好男人,他宽厚、宽容、富有,诚实,对郝思嘉的爱完全是真爱——尽管是冒险之举!男人很爱面子,需要尊重,这大概是所有男人的共性,白瑞德很清楚妻子爱的不是他,也知道自己在郝思嘉心中的位置,但他隐忍着,希望有一天他的真情会打动妻子,但当女儿和媚兰去世,万念俱灰的白瑞德决定离开郝思嘉,而即使此时郝思嘉仍没有放下身段挽留丈夫,而只是喃喃自语:“明天我一定会想个办法把他弄回来。”

真的弄得回来?现实生活中我发现有的女人对丈夫吆五喝六,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丈夫,这时的我会毫不留情地说:“你以为你是谁,这样对待男人对吗?小心你老公不要你哦,男人横下一条心,十六头黄牛也拉不回来!”

尽管《飘》有续篇,思嘉在塔拉有她热爱的土地,但白瑞德会回去吗?应该不会回去了!

- Advertisement -

More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ement -

Latest article
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.